图片 3

谢Field市与澳大罗兹收藏者带给世界级艺术展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杰克•查普曼和迪诺斯•查普曼兄弟(Jake and Dinos
Chapman),“Rhizome”,2000年,混合媒介

2015年9月16日-
2015年12月12日,谢菲尔德市与主要的欧洲艺术收藏家合作为城市带来世界级艺术展,此次活动包含五个展览以及在谢菲尔德大教堂和博物馆的国际峰会。

图一:讽刺霍金的《超级人物》

波恩讯——对于举行这次展览好奇吗?是为了对更广泛的大众强调21世纪初期私人收藏所起到的开创性作用。德国艺术展览馆(Art
and Exhibition Hall of the Federal Republic of
Germany)举行展览对私人艺术家的杰出成就致以敬意,私人收藏家的参与对于我们文化景象的广度和多样化是至关重要的,并且通常都能超过公共博物馆。

由谢菲尔德博物馆领导的走向大众项目是与谢菲尔德大教堂,赛特画廊和谢菲尔德哈勒姆大学开发和合作的结果。该项目受英格兰艺术委员会,亨利摩尔基金会,谢菲尔德哈勒姆大学,谢菲尔德市议会与梦特宝艺术战略公司等机构的支持。

图二:查普曼兄弟乔装成莫须有的俄罗斯艺术家沙马诺夫兄弟。

在未来的几年,私人收藏和公共博物馆的关系将成为决定公共机构和私人艺术赞助的将来的关键问题之一。

谢Field市与澳大罗兹收藏者带给世界级艺术展。展览作品

杰克·查普曼和迪诺斯·查普曼,分别于1966年和1962年出生。1990年,这对兄弟从英国皇家艺术学院获得硕士学位后开始共同创作。也就是从那时起,他们开始无休无止的恶搞。
2009年伦敦的一家画廊举办了一个名为“好消息!”的展览,展示来自俄罗斯的艺术作品,展览中,一对来自俄罗斯的艺术家受到了人们的关注。他们在展览目录中这样写道:“来自沙马诺夫兄弟的作品是展览的重点,这一对俄罗斯的地下艺术家是变色龙艺术运动的创始人———这是一个创建于莫斯科的艺术流派。”但人们从来没有听说过沙马诺夫兄弟,更不知道变色龙艺术运动是什么。
最后,大家终于发现,所谓的沙马诺夫兄弟不是别人,就是查普曼兄弟。更令人们气愤的是,查普曼兄弟甚至还化妆接受了采访,说自己出生于1961年4月12日(这一天是苏联的宇航员尤里·加加林第一次遨游太空的日子)。
当然,查普曼兄弟这样到处闹乱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作为英国当今最出名的一对兄弟艺术家,查普曼兄弟已经干了好多件惹怒公众、调笑历史的事情,这些乱子,就是他们的艺术作品。
查普曼兄弟也曾经来过中国。几年前在广州举行的英国当代艺术展《余震》中,查普曼兄弟展出了他们的雕塑作品《超级人物》,人人皆知的英国物理学家斯蒂芬·霍金歪着头,坐在轮椅上,被放置在一个突兀的岩石上,摇摇欲坠。显然,查普曼兄弟故意丑化着霍金的形象,来暗示他的崇高和智慧在残缺的身体前是多么脆弱,同时也反思着公众人物和公众之间的关系。
展览《余震》带来的是英国YBA运动(年轻艺术家)中十二位重要的艺术家,他们在上世纪90年代初亮相,几乎在世界范围内同时成为前卫艺术和时尚的代名词。通过年轻艺术家的崛起,当代艺术也不再是只存在于艺术家工作室、画廊和博物馆中的高雅文化,而是成为大众传媒和公众广泛谈论的话题。查普曼兄弟就是这场YBA运动所制造出一对极富争议的艺术家。
查普曼兄弟的艺术作品多为篡改名人作品,对他们进行一番恶搞,而他们的目的也很明显,通过艺术的手法对现实进行嘲讽和揭露。
2003年他们曾获得特纳奖提名,提名作品是《查普曼家庭收藏系列》,一套34件雕刻和绘制作品,这些雕塑一眼望去是非洲和大洋洲的古代宗教雕塑,但近距离观察就会发现都是“赝品”,所有作品全带有麦当劳的“M”标志,其中,穿着土著服装的人物有小丑式的脸,手里还拿着汉堡包。作品灵感来自非洲的面具和神灵物品,用动物头骨制作。当时正处于麦当劳席卷全球的黄金时期,查普曼兄弟说:“我们希望把麦当劳变成一种宗教信仰。”这些作品让英国著名收藏家萨奇大呼“这才是伟大的艺术”,并毫不犹豫地用100万英镑购入。
目前,查普曼兄弟已经成为英国艺术超级巨星之一,他们的每一次艺术创作几乎都能成为社会新闻,比如他们恶搞了希特勒,将希特勒的水彩画上添加了彩虹、笑脸、星星,题目为《假如希特勒是个嬉皮,我们是否会更快乐》,他们觉得这样可以把“烂画”变得漂亮一点,当然,这些画由此立刻升值了,13幅水彩画兄弟俩以11.5万英镑拍得,经他们“改动”后,作品标价已高达68.5万英镑。
2009年他们又恶搞了“英国绘画之父”威廉·荷加斯的作品《一个浪子的演变》,原作讲述了一个富家子沉溺酒色,最后死在监狱的经历。查普曼兄弟用钢笔和水彩把主人公和他的朋友们统统套上了动物或者怪兽的头。他们觉得用漫画方式修改了原作,与现代生活更有相关性。这些画现在被命名为《Dinos和Jake的演变》。
从某种程度来说,查普曼兄弟每次恶搞都有一定的深层目的,去针对现实问题。有趣的是,随着年龄渐长,查普曼兄弟也日趋“温和”起来,恶搞的形式从年轻时热爱的恐怖、残酷主题,慢慢转化为更富有趣味性的方式。在艺术的传统里,艺术家通过伪造事物来进行调侃的事情时有发生,查普曼兄弟虽然常常让人不快,但更多的人还是为他们的“黑色幽默”所着迷。

展览展示57位艺术家的145件作品,它投身于快速解决这个在过去几十年间对当代艺术有重大影响的问题,并且对未来几年艺术的复杂性有一个大概的观察,未来几年艺术的复杂性会以个人艺术状态的极度多样化为标志。

走向大众的项目发起人梦特宝艺术战略公司的塞巴斯蒂安梦特宝先生(Montabonel)与马克道尔先生说:每一个主要的具有公有和蓬勃发展的视觉艺术收藏系列的欧洲城市,都是个人慈善捐赠的直接结果。随着公共资金的持续下滑,企业捐赠和慈善事业的作用在未来会越来越重要。这个项目将探索慈善事业与当代欧洲艺术之间的关系,对艺术和文化的慈善捐赠如何成为所有二十一世纪城市的社会规则进行解答。

责任编辑:本站编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